- N +

媒体人创业那些事:做内容的公司很可能会死于随意

timg.jpg 媒体人创业那些事:做内容的公司很可能会死于随意 互联网

在看起来机遇众多却又风云莫测的创业年代,对于多数用心的创业者来说,即便不是“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的状态,也相差不大远。

近日,网易新闻学院与清华大学联合举办了第三期”闻学社沙龙“,本期主题为“媒体人创业,如何成为黑马”。作为本场嘉宾,钛媒体创始人兼CEO赵何娟、高樟资本创始人兼CEO范卫锋、有马体育创始人龚晓跃、专栏作家刘原等具有代表性的业内人士在沙龙现场结合各自过去经历,分享了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赵何娟直率坦言,和强技术领域不一样的是,媒体行业其实非常难出“黑马”;复盘过去 5 年创业经历,自己觉得有三个事情特别重要:是否有强目标感,是否有强执行力,是否有强愿力;尤其值得感慨的是:所有的公司或许都不是死于欲望,而是死于习惯。

范卫锋在“盯着技术投内容”的前提下分享了其团队总结的投内容产品的方法论,认为所谓值得投资的好品类,就是满足和超越“贪嗔痴慢疑见”。

龚晓跃提醒“做内容的公司很可能会死于随意”。

刘原则抛出自己“永远去做擅长而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理念,认为这在现时代社会环境下仍有无数想象空间,因为“科技发展非常快,机会永远在路上”。

赵何娟:所有的公司或许都不是死于欲望,而是死于习惯

作为典型媒体人背景的创业者,赵何娟坦言在 2012 年选择创业时, 36 氪、虎嗅、PingWest等当时出现的一波新锐新媒体已经相继亮相,钛媒体是最后上线的。身边很多朋友也都不相信一个曾经优秀的媒体人能顺利地转变成“做企业的角色”,“怎么看你都不像一个做生意的”,不过她还是拿到了带有友情赞助意味的投资,虽然其实当时”就连我自己的投资人都不相信我“。

5 年时间过去,赵何娟经历过了最艰难的用自己信用卡给员工发工资、默默做翻译赚钱、被同行中伤等时期,现在有着近 100 人的钛媒体被市场证明运转得还不错。但她也意识到,与强技术领域相比,媒体方向的创业非常难出”黑马“,而所有失落的公司最后或许都不是死于欲望,而是死于习惯。

几天前她和内部同事开例会,抛出对”创业精神“的三个理解。此处以“原汤化原食”方式呈现,略有段落整理删减:

第一点是强目标感。你有没有很强的目标感,这个目标感不管你是在大的方向上,将来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甚至是多少年也好,大到解决门类的问题,小到解决商业痛点,有这个方向,这是目标感;小到每做一件事、每做一个决策是不是目标非常清晰,如果目标不清晰,就意味着你带的团队是无头苍蝇。

自己创业之后带了不同的团队,每个团队也都有自己的团队领导,我真的感觉到什么叫做“大将无能,累死三军”,目标感是很重要的,非常小的一个决策,哪怕小到下周做一个活动,比如做这样的交流会,我们交流会的目标是什么,流程是什么,每个人的角色是什么,哪怕一个产品的改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改版?很多人在工作节奏中,包括我们产品团队有时候讲“好像我们习惯这么做了呀”。昨天我自己突然冒出来一句话对产品负责人说,所有的公司都不是死于欲望,而是死于习惯。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这这样脱口而出,如果做一件事时是无目标的,为什么一定要改版呢?大家觉得习惯了,每三周就要改一次版呀,为什么有这个习惯,为什么这个习惯一定要做呢?所以强目标感是我特别大的一个体会。

第二点是强执行力。创业不是你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想法——没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想法,我原来总觉得世界上最伟大的就是创造Idea的人,后来越来越感受到其实最终团队拼的就是执行力。执行力体现在很多方面,包括落实,把目标分解,把每个目标分解成不同的步骤,每个步骤下又有什么目标,每一步是不是都能落实,是不是有很强的团队执行力达到目标,不然你所有的Idea就成了空想。

创业一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创始人是公司的灵魂,是带动公司向前走的人,创始人要牛。但最终决定的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你能不能带出一支铁军团队。这是我经常跟我们团队说的话,这几年我跟团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如果我们的团队不牛,我就一无是处”。但对于我来说我最大用处在于我如何把这支铁军带起来。一个团队的执行力包括步骤分解,包括效率,做一件事,有的团队三周就做好了,有的可能要三个月。

我以前做记者、做内容时天天写故事,写某某某白手起家,好简单的四个字呀,自己创业五年,感觉“白手起家”四个字好沉甸甸啊。特别特别不容易,所以强执行力很重要,所有人,给你同样的资源、给你同样的钱,最后做出来的东西不一样,因为人与人的能力不一样,执行力不一样。

第三点很多人可能感受不到,强愿力。我的合伙人形容我做一件事情,可能我们做那件事情的能力有七分、八分,但是我的愿力可能会到十二分(笑)。这种愿力就是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成的决心,杀伐果断的能力,决心做这个事情我就彻底一条路走到黑的把事情做成。这属于愿力,愿力弱一点的,我们公司有人会这样,不说别人,我翻自己的案例来讲也都有,遇到特别难迈的坎,有困难就会觉得“要不算了吧”,“要不再晚两个月”,我可能就会逼着他说,不行,就是这个月必须完成,不吃饭不睡觉我们也得把它完成。因为我们之前已经为这个设定了一个目标,除非我们之前没有设定,我们之前设定了目标本身就一定是经过了一定考证、经过了深思熟虑,在什么时间推出什么事情,那个时间一定是最合适的时机,或者说时间窗。

定下目标,真的朝目标努力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甚至可能没钱了,团队某个问题没解决,要不再等等?一旦有这种情绪,其实就很容易让自己懈怠,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特别特别高的人,不让自己有任何懈怠,因为设定了目标我们就要按照目标努力,我说最后死我们也要死在为这个目标拼尽最后一滴血的路上,也不能为了保持那一滴血而不干了,最后你死可能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是愿力,创业是非常非常需要愿力的。

包括前面我讲的刚开始创业过程里我说一开始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是因为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有很多熟悉的朋友会觉得,我挺欣赏这人的,这人挺好的,但我不相信他能把这事做成,或是他能做企业、做商业,很多人会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其实我自己原来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所有都是因势而变,但这也意味着我早期创业时融资非常难,所有跟我同时间成立的同行融的钱都比我多,甚至多两三倍,有的多十倍,好多人都觉得我可能坚持不下去,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到一个时间点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谣言”,钛媒体要解散了,我也不知道这些从哪里来。

前几年不像今天这么红火的创业环境,随便就能融到钱,刚开始我也不懂融资,所以两年都没有拿融资,最开始时的那一点钱, 100 万左右,我用了两年。这个过程中创业团队也有觉得不行了,也有离开的,但我相信自己行,我坚定地认为,既然我选择了这件事情我就要把它做到底,融不到钱的时候怎么办?员工还要发工资,我都是拿信用卡给大家发工资。好长的时间,估计有一年的时间,我就是用信用卡给大家发工资,我悄悄给别人做翻译……反正就那么过去了吧。

创业就是,自己选择了做这件事,你相信能把这件事情做成,那就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有一滴血就要坚持到最后,这就是创业的残酷之处,或者说也是美好之处,因为在做的过程中你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我想把这个事情做成,这其实不痛苦,唯一痛苦的是我要怎么把事情做成,我得想办法,我怎么想办法的过程会有一些焦虑,但对于我的目标、对于我要做什么事情这件事情,我觉得每个做内容出身的人,或者每一个在某个技术领域里有所专长的人(都很清晰)。

但成长的过程很快乐很满足,自己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变化和成长,当这一段过去了,后来我们自己团队开会时我说,如果创业,除非你含着金汤匙出生,即使条件再好,如果没有这三力,可能(也不能做到),以前我见过太多中途关门、中途倒下的事情,所以如果没有这三个力,创业是很难坚持下来的,因为创业跟你做职业经理人是不一样的。

创业,你就是公司里最后的那个人,最后的那个人意味着你后面没有人了,你是所有人的后背,所有人都能倒下你不能倒下,你要有能扛能熬的意念。

两年前,我曾经跟我的合伙人说,创业这件事情最坏的打算,当这个公司没有一分钱了,所有人都走光了,没有人相信你,不跟你干了,这是最坏最坏的打算,那时我们还有什么?我们想来想去觉得我们还有一支笔,我们就自己写。我们还有自己的一点技能,我们每天都自己写。想到这里就觉得不害怕,大不了就是撸起袖子自己干嘛。这就是创业。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327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